含羞草app污观看高清频道

  

明知這會開啟自己噩夢的一生,為何要繼續選擇這道夢境?

還是說,夢境的走向會在接下來改變?

安格爾繼續往下看著,卻見喬恩提著玻璃箱穿過一道道嚴防死守的關卡,最終抵達瞭一個寬敞的大廳。

“喬恩研究員,為瞭避免損傷,請更換防護服。”來到大廳門口時,一旁的屏幕內突然跳出一個虛擬人影,示意喬恩先走向一邊的房間更換衣服。

喬恩從善如流的做著各種程序,儼然就像真的要上陣進行研究的人,每個環節都一絲不茍。這種嚴謹認真的態度,讓安格爾心中充滿違和感。

喬恩真的要在接下來改變夢境麼?如果不改變,難道他打算再次經歷一次噩夢?

喬恩換好防護服後,不緊不慢的過瞭檢查關卡。

在門口停頓瞭兩三秒,依舊帶著五個玻璃箱,走進瞭戒備森嚴的大廳中。並且,慢慢的靠近瞭中央的防護級別極高的玻璃櫃。

玻璃櫃裡裝著一件安格爾並不陌生的東西,迄今為止安格爾還一直戴在脖子上,從未取下來過——天外之眼。

喬恩坐在瞭天外之眼玻璃展櫃旁邊,拿出各種儀器,一邊示意另一邊的研究員打開高能射線,一邊將玻璃箱中的植物一個個放到天外之眼旁邊,記錄起具體數據。

安格爾發現,從喬恩抵達這裡後,準確的說,換上防護服走進大廳後,他的手再也沒有顫抖過。

他似乎下定決心,一定要重新經歷這一次夢境。

一個個玻璃箱被喬恩推進天外之眼,又一個個拿出來。當喬恩從玻璃箱中取出最後一個植株——雨後晨露時,他的手在某個時刻稍微頓瞭一下,但很快又恢復如常。

若非安格爾一直註意著喬恩的動作,大概都會忽略這一閃而逝的停頓。

這一停頓,似乎表明瞭喬恩的內心還有遲疑?

安格爾不知道,在這一剎那,喬恩的心情有怎樣的變化。但想來,肯定不會如表面那般輕松。

喬恩拿出雨後晨露後,向身後的研究員招瞭招手,研究員伸出手指,點向高能射線的開啟按鈕。

玻璃櫃中,高能射線的發生器已經對準瞭天外之眼。

一陣光華之後,天外之眼並沒有發生任何的狀況。喬恩也繼續用寄生芯片記錄著數據,一切看上去如常。

這讓安格爾長籲一口氣,看起來,喬恩真的在明夢的狀態下,改變瞭故事的發展。

安格爾心中這一刻又有些開心,但同時也帶著些許失落。

這是一種矛盾的情緒,安格爾既希望喬恩能夠不用再經歷那場噩夢,但他又希望喬恩選擇來到巫師界,能與自己相遇。

喬恩改變瞭夢境,無疑也能看出他的選擇。畢竟對於他而言,地球才是真正的傢鄉,也是心中最牽掛的地方。

然而,安格爾以為這個夢境就會到此結束,馬上會進入下一場夢。但事實上並沒有,夢境還在繼續著。

在發生器結束後,喬恩伸出手,將玻璃櫃中的雨後晨露拿瞭出來。

這是他這次拿過來的五個植物樣本,唯一沒有明顯衰變的樣本,他需要帶回去記錄。

就在這時,玻璃櫃中原本已經停下來的發生器,突然再次迸射出光華。以往每一次,高能射線對中間的天外之眼影響都不大,甚至天外之眼隻吸收很少一部分的射線,其他的高能會逐漸在特制的環境中衰竭。

然而這一次,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天外之眼突然發出亮光,吸收瞭高能射線。並且,下一秒就出現瞭極端變化,空間出現坍塌,一個旋轉的黑洞突然出現,籠罩住瞭喬恩的位置。

喬恩見到這個場景,沒有一絲驚訝,而是轉過頭默默的看向遠處操作發生器的研究員。那個研究員看上去很驚訝,和其他人一樣,對黑洞的出現抱持著驚駭。

他當然驚訝,他隻是想要殺死喬恩,但完全沒有想到,故意開啟發生器後,居然出現瞭這種變故。

黑洞出現,空間坍塌。

喬恩在黑洞之內,靜靜的看著那個想要害死他的研究員,最後似乎在自我呢喃:“走到這一步,我該感謝你,還是恨你?”

喬恩的眼神中沒有怨恨,隻是帶著深深的遺憾。

安格爾完全沒想到會出現這種變故,原來喬恩穿越到巫師界之前,還有這樣一段故事,並非像喬恩所說的,他受到牽連而穿越,而是有人蓄意要謀害他,隻不過沒想到最後出現瞭如此大的變故。

還有,讓安格爾意外的是,喬恩原來並沒有修改夢境,他依舊選擇瞭被黑洞吞噬。

這個選擇,卻是讓安格爾內心的情緒更加復雜瞭。

就在喬恩處於黑洞中的時候,一大一小兩個女人,突然從黑暗中走瞭出來,她們身上散發著瑩瑩的光輝,一左一右的牽住瞭喬恩的手。

她們正是夏雨薇和喬沐。

看到她們出現在黑洞中時,安格爾知道,這次才是喬恩真正改變瞭夢境。

“爸爸,我們現在要去哪兒?”喬沐拉著喬恩的手,一臉天真的詢問,聲音清脆,如山澗溪流。

夏雨薇則嘴角含笑,腦袋輕輕倚靠在喬恩的肩膀,滿臉溫情。

“來到美國三年瞭,我之前說過,要帶你們去看看我最愛的學生。現在,我們就是要過去他的傢。”喬恩用寵溺的口吻對喬沐道。

“爸爸的學生是什麼樣的?”

聽到這個問題,喬恩的表情突然多瞭幾分神采:“他啊,就是個調皮搗蛋的小鬼。你們見到他以後,別被他純良無害的表象騙瞭,他心底的鬼主意多著呢。不過,也不要把他想的太壞,他就是時時刻刻的逆著毛,隻要你們順毛捋,他乖巧的很。”

“而且對我而言,他不僅僅是我最愛的學生,也和你們一樣,是我最親最親的親人。”

喬恩的言語雖然平淡,但蘊含在其中的情感,卻從來不會被人忽略。

“他的名字叫什麼呢?”

喬恩沒有回答,而是看向黑暗深處。

突然,夢境化為碎片,然後再次重鑄,他們一行人出現在瞭帕特莊園的吊腳木屋中。

外面突然有人敲瞭敲門。

喬沐與夏海薇看過去,喬恩則眼裡含著笑。

“導師,你不回答就代表默認囉,那我就進來瞭?”一道稚嫩青澀的聲音從門外響起,門被推開,一個白嫩嫩的小腦袋瓜,慢慢探瞭出來。

“我說的人,就是他瞭。他叫做安格爾。”喬恩突然開口回答喬沐之前的提問,然後用隻能自己聽到的聲音低喃:“如果你們真的能看到他,那該多好……”

……

安格爾退出瞭喬恩的夢境。

一退出夢境後,他便一直大口喘著氣。想通過這種方式,來緩解眼眶中那種莫名的溫熱感。

“你的眼眶紅瞭,為什麼?”這時,一道聲音突然響徹冰室。

安格爾猛地抬起頭,卻見不知何時,一抹血紅的倩影出現在冰室中。尤麗卡站在他的身後,手上把玩著一個宛若金字塔般的巢穴。

“居然是織夢蟻,倒是很稀罕的東西。”尤麗卡從巢穴的孔洞裡往內看瞭看,然後輕輕一拋,織夢蟻巢穴再次穩穩的落在瞭喬恩的枕邊。

“你去瞭喬恩的夢?看到瞭什麼?”尤麗卡再次詢問。

安格爾則默默的站起來,向尤麗卡行禮。

他雖然很不想回答尤麗卡的問題,而且對於尤麗卡不請自來,把冰室當自傢領地的行為極為不爽。但他知道自己並沒有對抗尤麗卡的實力,隻能按捺下來。

“正如尤麗卡大人所見,我去瞭喬恩的夢中。見到久違的親人,所以十分感動。”

“感動到幾乎都要哭瞭?”尤麗卡勾起唇角,露出譏諷:“真是美好的感情啊。”

“事實正是如此。”安格爾坦然道:“難道大人不覺得與許久未見的親人相逢,是多麼大的一件幸事?”

安格爾的話,似乎讓她想起瞭什麼,臉色驀然沉瞭下來。

好一會兒後,尤麗卡才冷哼瞭一聲,沒有繼續追問,而是對安格爾道:“你跟我來,我有事情找你。”

面對尤麗卡,安格爾無力反抗,隻能跟上瞭她。

不過在離開冰室前,安格爾卻是回過頭,深深的看瞭眼冰柩之中的喬恩,眼神帶著堅決之色。

自從父母死後,他從未有過如此大的情感起伏,而且也從沒有生出如此強烈的欲望,想要達成一件事。

他想要救喬恩,不僅僅想要救下他,還想去尋覓那飄渺無蹤的空間奧秘。

想要去那另一方宇宙,去看看。

安格爾下意識的捏著胸前的天外之眼,似乎握住它,就能帶給自己底氣。

走在前方的尤麗卡,並沒有註意到安格爾的小動作,而是在思考著一些事情。對於安格爾鼓搗出一隻織夢蟻,她很早之前就察覺到瞭。她一開始還以為安格爾隻是想讓喬恩做個好夢,讓他能有一個比較好的精神狀態。沒想到安格爾居然在學習入夢術,借此來進入喬恩的夢境。

思路倒是清奇,而且居然還真能找到不傷害喬恩身體,且還能讓喬恩入夢的織夢蟻。

尤麗卡不會入夢術,也對喬恩的夢沒有興趣,反倒是對安格爾的興趣越來越濃。

總感覺,這個安格爾身上的秘密很多,讓她忍不住想要一窺究竟。

很快,他們便來到瞭尤麗卡暫居的吊腳樓。

超維術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