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即可网盘

黑西裝在看到《華夏日報》上刊登的那篇文章後,就知道林傢打擊報復李南方的行動,要立即收手瞭。

如若不然,將會給林傢帶來致命性的打擊。

如果他能說瞭算,肯定會在第一時間,返回京華,與傢人協商,該怎麼做,才能消弭已經犯下的不良影響。

林依婷卻沒有這樣做。

逐句逐字的看望報紙上那篇報道後,林依婷馬上就把報紙撕瞭個粉碎,猛地向天空揚起時,尖聲大喊:“為什麼,這是為什麼!?”

黑西裝很想告訴她答案,卻不敢說。

他發現大小姐變瞭,從昨晚後。

以往她提起李南方的名字時,就會下意識的咬牙切齒,目光怨毒,恨不得生撕瞭他。

可今天再提到那個讓整個林傢顏面盡失的人渣時——大小姐可能自己都沒發現,她這些下意識的痛恨反應,遲鈍瞭很多。

就仿佛,她正在為要不要幹掉李南方,而艱難的抉擇著。

黑西裝搞不懂大小姐對李南方的態度,怎麼一夜之間就有瞭這種變化。

不過無論大小姐的態度怎麼變,她都沒有放棄狙殺李南方的想法。

哪怕是在接到父親的電話,厲聲讓她速速滾回京華後。

滾回去,不是立即返回去。

字眼不同,意思也不相同。

黑西裝很快就從中猜出瞭什麼,林傢當前正遭受來自某方的強大壓力,再也不能默許林依婷在外“胡作非為”瞭。

所以,他才在林依婷發現李南方出來,要召喚狙擊精英時,小心的建議,先給傢裡打個電話。

卻被林依婷冷冰冰的拒絕瞭。

黑西裝心中嘆瞭口氣,唯有拿起電話,開始撥打兩個狙擊精英的手機。

電話很快就通瞭,黑西裝言辭簡練的告訴他們:“林大小姐有令,今天就要擊斃目標。”

“對不起。”

狙擊精英的聲音,清晰的從手機裡傳來:“請轉告林大小姐,我們的任務已經提前結束瞭。”

不等黑西裝轉告,手機就被林依婷一把搶走,厲聲斥問:“是誰允許你們任務提前結束的?”

“我們的軍區首長。”

“你們軍區首長?”

林依婷愣瞭下,隨即用更尖的聲音叫道:“但我不允許!”

手機那邊傳來一聲曬笑,接著就是嘟的一聲,通話中斷瞭。

“混蛋,你敢扣我電話?”

林依婷大怒,飛快的點瞭重播。

“對不起,您撥打的手機號碼,已經關機,請稍後再撥。”

清晰的機械女聲提醒林依婷,人傢已經關機瞭。

軍隊每培養一個狙擊精英,都需付出相當的心血,財力物力。

這些人,絕對是百裡挑一,甚至是千裡挑一的,拿著最高的津貼,享受著部隊上最高的待遇,這心氣肯定不是一般的高。

也就是看在京華林傢那位隱退的長者面子上吧,如若不然,他們在林依婷尖叫著說不允許後,肯定會輕飄飄的問一句:“你不同意,你算老幾?”

“混蛋!”

接連撥打兩遍,都提示對方關機後,憤怒下的林依婷,抬手舉起手機,狠狠砸在瞭茶幾上。

砰地一聲大響,茶水四濺。

手機,也變成瞭好幾瓣。

黑西裝垂首沉默片刻,輕聲勸道:“大小姐,我們,回吧。”

“不回。”

林依婷用力咬瞭下嘴唇,冷冷地說:“他們不幫我,我們自己做。無論如何,也要讓那個人渣,付出生命的代價,來洗刷我林傢的恥辱。”

黑西裝猶豫瞭下,再次提醒:“可老爺子那邊——”

“哼哼。”

林依婷冷笑著,打斷黑西裝的話:“是,他們迫於某方壓力,不得不中斷我們通過官方來給李南方添堵的計劃。但我現在留下,卻是為瞭報私仇。”

“私仇,你懂嗎?”

林依婷重復瞭一遍,看向黑西裝:“別人既然能打我的臉,那我為什麼不能打回來呢?如果那些人,再插手我們的私人恩怨,也太霸道瞭些。”

黑西裝臉色一變:“大小姐,您是想用我們的人,來幹掉目標。”

“怎麼,你們沒信心嗎?”

林依婷不答反問。

黑西裝沒說話。

“還是沒膽?如果是沒有信心,又沒膽的話,那就都返京吧。”

林依婷轉身,看向瞭窗外,淡淡地說:“我自己留下來,也能把那個人渣做掉,無論用什麼樣的方式,又付出多大的代價。”

她都這樣說瞭,黑西裝還能說什麼?

唯有輕嘆一聲:“唉。大小姐,還請您吩咐。”

“讓所有兄弟,今天都密切盯梢人渣的行蹤。狙殺行動,就放在晚上好瞭。我想,人渣看到《華夏日報》給他正名後,肯定會得意到不行。今晚,他勢必會出現在走秀現場。那時候,我們可以在突然狙殺他後,從容撤退的。”

林依婷近期接連遭遇打擊後,思想成熟瞭很多,都懂得分析瞭。

黑西裝卻皺瞭下眉頭:“大小姐,雖說在走秀現場狙殺目標的成功性很大,但也有可能會殃及無辜——”

他的話,被林依婷冷冷地打斷:“死就死好瞭,那些人的命也不怎麼值錢。”

黑西裝心中再次嘆氣,垂首說瞭聲是,轉身快步走出房間,去安排人去瞭。

“李南方,你今天必須得死。”

林依婷卻沒覺得,剛才這番話有什麼不對。

當前,她隻有無比的憤怒。

如果《華夏日報》沒有為南方集團正名,林依婷會不會這麼喪心病狂的讓他必須去死,還是在兩可之間。

畢竟昨晚李南方的及時出手,才讓她避免瞭被羞辱的噩運。

她再怎麼自以為是,終究是個人。

隻要是個人,就會有該有的感恩之心。

但《華夏日報》上的這片報導,卻把林依婷這些感恩,給砸瞭個粉碎。

李南方在七星會所,當眾狂抽林傢的耳光,本該引起貴族圈的憤怒,可有些人,憑什麼還要插手此事,非得和林傢對著幹呢?

他們這是很喜歡,林傢丟臉啊!

必須要殺李南方!

來給那些喜歡看林傢丟臉的人看看。

林依婷並不知道,她現在誓殺李南方,已經不再是因為他羞辱的林傢,而是以幹掉他的實際行動,告訴那些袒護李南方的人,林傢不是好欺負的。

她的思想,已經走上瞭邪路。

“呵呵,你們以為撤走瞭狙擊手,我就沒辦法幹掉他瞭嗎?”

冷笑聲中,林依婷拿出手機,嘴角用力抿瞭下後,開始撥打一個手機號。

這個手機號,是她昨晚才存在手機裡的。

手機號主人的名字,正常人看到後,肯定會忍不住地嗤笑。

天下第一帥。

但林依婷不會笑。

因為她很清楚,楊逍本人長相,絕對配得上這五個字。

他長相天下第一帥還在其次,關鍵是他相當可怕。

被某些人誇張到很厲害的李南方,在他面前就是個隨便被虐的渣。

“找我有事?”

很快,就有聲音從手機內傳出。

林依婷一楞:“你是誰?”

就算化成灰,林依婷也能聽出楊逍的聲音。

隻因,那就是個惡魔。

可現在從手機內傳來的聲音,卻是個標準的女孩子聲音。

隻是非常的難聽,仿佛夾雜著鐵器摩擦聲,讓人聽候,忍不住地會打個冷顫。

“我是楊逍。”

“你不是楊逍!”

林依婷說道:“我找的楊逍是個男——”

楊逍打斷瞭她的話:“我昨晚感冒瞭,嗓子疼地厲害。我現在,是用假嗓子在和你說話。林大小姐,要不要再試一試被大狗撲到身上的滋味?”

人都有假嗓子。

演藝圈裡,從來都不缺乏反串角色,玩口技的,更是大有人在。

所以楊逍發出女人的聲音時,說他是在用假嗓子說話的說法,是成立的。

尤其是,他提到瞭昨晚那隻大狗。

除瞭李南方之外,可就再也沒第三個人,知道這件事瞭。

腦海中,情不自禁浮上昨晚那可怕的一幕後,林依婷渾身打瞭個冷顫,不再懷疑:“我給你打電話,是想請你幫我殺一個人。”

“殺人?”

楊逍再說話時的語氣,明顯興奮瞭起來:“殺人好,殺人好。我最喜歡殺人瞭。快說,你想請我殺誰?”

林依婷沒把平民百姓的生命當命看——還是比不上楊逍。

楊逍把殺人,視為瞭一種樂趣,就仿佛殺人不是殺人,是去河邊垂釣。

關鍵是,楊逍並沒覺得這樣做,有什麼不對。

這讓林依婷忍不住打瞭個冷顫,開始後悔給他打電話瞭。

但一想起必須要殺掉李南方,來給那些看不起林傢的人看看,她就硬著頭皮說:“我要殺,李南方!”

“李南方?”

楊逍在那邊明顯愣瞭下:“哦。你怎麼會殺他呢?別忘瞭,他昨晚好像救過你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林依婷咬牙說:“可我,還是要殺他。”

楊逍說:“那,豈不是成瞭恩將仇報?”

“我也知道。”

林依婷頓瞭頓,低聲發狠:“大不瞭,在他死後,我馬上自殺謝罪。”

“你可不能死。咱們不是說好瞭,要合夥把南方集團弄過來玩玩的嗎?”

“我剛才想過瞭,唯有他死瞭,我們才能實現你的願望。”

林依婷冷冷地說完這句話後,心中苦笑:“呵呵,我是不會告訴你,林傢現在已經全面收回打擊李南方的行動瞭。就憑我自己,有什麼本事,能幫你把南方集團‘合情合理’的奪過來?”

“好,那你說,我該怎麼做?”

楊逍在那邊想瞭想,答應瞭她的要求。

“我們隨時保持聯絡。一旦發現有好機會,我會立即通知你的。”

與楊逍商定好後,林依婷走到窗前,看著李南方車子消失的方向,自言自語的說“李南方,你肯定想不到,你在死後,還會帶著我這個林傢大小姐,一起同赴黃泉。這,絕對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。”

隻要是去死,再好的福氣,李南方也不屑要。

他隻想搞清楚,他小姨與馮雲亭之間,究竟有沒有發生過那種實質性的關系。

官路風雲